民国时期四川袍哥给一位财主下套,骗光了财产

民国四川地界袍哥势力最大,与其他地区的帮会最大的不同在于,大多数帮会都是秘密组织,或者办公开化,而袍哥在清朝还属于秘密组织,民国后却已经公开化,袍哥的成员可以说江湖上三教九流什么行业的人都有,前面已经说过了江湖上的惊和飘这两个传统行业,今天就说一个关于“爵”这这一行的典故。

民国时期四川袍哥给一位财主下套,骗光了财产

大家好,我是爱运动的五花,说到“爵”这一行, 我先给大家介绍下,这一行主要做什么的,顾名思义,爵就是官员,而“爵”这一行就是冒充官员达到自己骗财的目的,今天就要说几个“爵”行袍哥设计把一个财主的钱财诈骗干净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故事的主角姓张,人称张二爷,他是崇庆县的一个大财主,有良田四千多亩,自然成了一块肥肉,四下的袍哥们都想方设法想从他身上弄快肉,张二爷为人谨慎,很少出县城,平素里就抽个烟,一般还都在家里,至于一些应酬,更是一概谢绝,使得四下袍哥想尽办法都无法得手。

民国时期四川袍哥给一位财主下套,骗光了财产

终于有一次,张二爷需要去成都购买女儿出嫁的嫁妆,这得需要好好挑选,要在成都住上几天,这下子,江湖上的袍哥就开始出手了。

因为爱好抽口烟,张二爷到了成都在一个豪华的烟馆里落足,这天,正在抽烟时,有伙计进屋道;二爷,经理求您一桩事?

啥事?

因为二爷您包的房间,只能一个人在这抽,但是今天客人满了,现在来了位长官张秘书长,经理想让他和您一个房间,希望您能赏示。

张二爷自然同意,然后店小二领着一位穿着华贵的中年男子带着两个勤务兵走进了房间。

这位张秘书长向张二爷拱手施礼,躺在旁边抽起烟来,民国时候抽烟不是三两分钟的事,两个大老爷们抽烟肯定要相互聊聊了,两人相互介绍了自己,越谈越对眼,中午时分,张秘书长安排好好吃了一顿,分手时,相邀第二日还在这个房间抽烟。

连续几天,当张秘书长知道了张二爷的来意后,大手一挥,开了张支票,安排勤务兵去成都高级家具厂购买一套高级家具送给张二爷作为贺礼。张二爷真是感觉相见恨晚,恨不得拜为异性兄弟,张秘书长看火候到了,就提议;二哥你过几天就要回去了,上兄弟那里认认门,这几天就住我那里,下回来了成都也好知道在哪。

民国时期四川袍哥给一位财主下套,骗光了财产

盛情难却,张二爷就搬到了张秘书长家里,房子宽敞明亮,就是张二爷这样的大财主也没有享受过这么好的房子,为了欢迎新朋友的到来,晚上在家里设宴,来了几个好朋友,张秘书长一一介绍,张团长,李县长,黄旅长等等,都是一众官员,介绍张二爷时说;这是我新结识的张二哥,在崇庆那是名声好的很,讲义气。众人纷纷拱手施礼道;张二哥。

张二爷看这么多官员施礼,顿时有点飘飘然,在入席之前,一般都要打几圈麻将以示亲近,入了牌场,张二爷发现其他人打牌技术都是一般般,没多大会功夫,就赢了百十个大洋。

酒足饭饱之后,继续开战,张二爷一路顺风,一赢到底,四下里人人夸他牌好,张二爷也是笑的合不拢嘴。待结束后,一算,赢了上千。

民国时期四川袍哥给一位财主下套,骗光了财产

次日,继续,又是赢,连赢了四天,这天晚上继续,黄县长说;规格太小,换大点。几个人纷纷同意,张二爷心道;你们技术不行,咋弄都是输的料,也点头同意。

不料,事与愿违,待玩大之后,张二爷开始输,一输到底,从吃晚饭打到早晨,张二爷没赢过一局,而张秘书长一直就在他身边给他打气,一直道下一局肯定会顺起来,一直到了张二爷输到一定钱数后,黄县长才佯装疲倦道;不打了,累了,该休息了。待几人一算账,张二爷输了二十万大洋。这时张二爷才清醒过来,道;我来成都买东西,只带了几千大洋,没带那么多钱,只有先打欠条,回去在付。张秘书长也在旁边搭腔,二哥这回没带那么多钱,打个条,等回去有了再给大家慢慢来。众人也纷纷点头说;张秘书长都这样说了,再说二哥大家也都信得过,就这样办,不急。

民国时期四川袍哥给一位财主下套,骗光了财产

众人拿着张二爷的欠条回去,谁想次日,就有一群官兵拿着欠条上门来,说上司把条给他们做他们军饷,他们要钱,不顾张秘书长的再三解释,非压着张二爷回到崇庆县取钱。

到了崇庆,闹得不可开交,张二爷只有出售家产,因为平时张二爷很少与外人来往,人人都来落井下石,纷纷压价,结果家产卖净才抵了债务。此时张二爷才如梦初醒,知道落了别人的套。